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ybk888.cn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歷史人物 >

蘇秦簡介,蘇秦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09-22 18:08:26 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
  蘇秦,是東周洛陽人。他往東去齊國求師,并向鬼谷先生學習。
  
  在外游歷了幾年,蘇秦十分困窘而回家。他的兄長、弟弟、嫂子、妹妹、妻妾私下里都笑話他,說:“周朝人的習俗,是經營產業,從事工商,以謀取十分之二的利益為目標。
  
  現在你放棄本來應該做的事而從事憑借口舌為業。遇到困難,這不是應該的嗎?”
  
  蘇秦聽到后,感到十分慚愧,暗自傷心,于是閉門不出,拿出他所藏之書,通覽一遍,說:“一個讀書人已經埋頭苦讀,仍不能憑此獲取尊榮之位,即使書讀多了又有什么用?”
  
  于是他找到一本周書《陰符》,埋頭而讀。過了一年,有了不少心得,說:“用它可以去游說當今世上的國君了。”他請求向周顯王游說,周顯王身邊的人向來對蘇秦很熟悉,都看不起他,不信任他。
  
  蘇秦就向西到了秦國。當時秦孝公已死。蘇秦對秦惠王說:“秦國是一個四面天險的國家,背靠華山,渭河繞境,東邊有函谷關、黃河,西面有漢中,南面有巴蜀,北面有代郡和馬邑,這真是天府之國。憑借秦國士兵和百姓的眾多,兵法的普及教化,可以吞并天下,稱帝而治理所有的土地人民。”秦惠王說:“羽翼還未豐滿時,就不可以高飛;國家的大政方針還未清明,就不可以去兼并別的國家。”當時剛剛誅殺商鞅,對論辯之士很痛恨,所以不用蘇秦。
蘇秦簡介,蘇秦的故事
  
  蘇秦于是向東到了趙國。當時趙肅侯任命他的弟弟成為相,號為奉陽君。奉陽君不喜歡蘇秦。
  
  離開趙國后又到了燕國,過了一年多才得以見到燕國國君。蘇秦對燕文侯說:
  
  “燕國的東面有朝鮮、遼東,北面有羌胡、樓煩,西面有云中、九原,南面有鯺沱、易水,土地方圓二千余里,戰士幾十萬,戰車六百輛,戰馬六千匹,糧食可支撐好幾年。南部有豐饒的碣石、雁門,北部可收獲棗和栗,老百姓即使不耕作,光是棗和栗的收入就足夠了。這是人們所說的天然府庫。國內平安無事,看不見覆滅的軍隊和被殺的將領,這方面沒有一個國家比得過燕國的。大王知道這是為什么嗎?燕國之所以沒有戰事,是因為有趙國擋在它的南面。秦國和趙國之間打過五次仗,秦國勝了兩次,趙國勝了三次,秦國和趙國都受到了損害,而大王卻以一個完整的燕國在背后制約著它們,這就是燕國沒有遭到別國入侵的原因。況且秦國要打燕國的話,要逾越云中、九原,要經過代和上谷,里程過幾千里,即使得到了燕國的城池,秦國考慮本來就無法守住。秦國不能危害燕國的道理也很明顯了。現在趙國要攻打燕國,發出號令,不到十天而數十萬趙軍就可以在東垣駐扎。渡過鯺沱河,跨涉過易水,不到四五天就可以到達燕國的國都。所以說假如秦國攻打燕國,是戰于千里之外;趙國攻打燕國,是戰于百里之內。對百里內的憂患不加考慮而看重千里之外的憂患,沒有比這更錯誤的計謀,所以希望大王與趙國親善,天下各國連為一體,那么燕國就一定沒有憂患了。”
  
  燕文侯說:“你的話是對的,但是我們的國家很小,西邊為強大的趙國脅迫,南邊靠近齊國,齊國和趙國都是強國。你如一定要以合縱之策來使燕國安定,我可以把國家托付給你。”
  
  于是出資給蘇秦配置車馬金帛,讓他去趙國。當時奉陽君已經死,蘇奉就乘機對趙肅侯說:
  
  “天下的卿相臣子以及普通的老百姓,都推崇賢明君主的行事尚義,很久以來都一直愿意恭聽你的教誨,在你面前坦陳自己的忠心。雖然如此,然而因為奉陽君心懷妒忌而你又不親自管事,所以賓客和游說之士都不敢在你面前盡情表白。現在奉陽君已經去世,國君你現在再次與士人百姓相親近,所以我才敢把我的愚蠢的考慮說給你聽。
  
  “我私下里替國君考慮,最好不如讓百姓安寧、國家太平,而且不要讓百姓有事。安民的根本,在于選擇外交。選擇外交得當則百姓安定,選擇外交不得當則老百姓終身不安。請跟你說一下趙國的外患:把齊國和秦國都作為敵人則老百姓不得安寧,依靠秦國攻打齊國則老百姓不得安寧,依靠齊國攻打秦國則老百姓不得安寧。所以謀算別人的君主,攻打別人的國家,常常苦于說出與別人斷絕交往的話,希望國君千萬不要把這樣的話輕易說出口。請為你辨別白與黑,這與分別陰和陽的不同是一樣的。你如果確實能聽我的話,那么燕國必會送上盛產毛氈、皮裘、狗和馬的土地,齊國必會送上盛產魚鹽的海域,楚國必會送上盛產橘柚的果園,韓國、魏國、中山國都可以送上可資湯沐的供奉,而你的貴戚父兄都可以被封侯。割取別國的土地,壟斷所有的利益,這是春秋五霸依靠殲滅別人的軍隊、擒獲別人的將軍而追求的;讓貴戚封侯,這是商湯和周武王流放甚至殺掉以前的君主所爭取的。現在國君你卻拱手而這兩樣都能取得,這是我替你期望的。
  
  “現在大王如果與秦國相交,那么秦國必然會乘機削弱韓國、魏國;與齊國相交,那么齊國必然會乘機削弱楚國、魏國。魏國被削弱,就會割讓黃河之外的土地,韓國被削弱則必定會奉獻宜陽。宜陽一旦被割讓給秦國,那么通往上郡的道路就斷絕了;黃河之外一割讓,那么道路就會不通;楚國被削弱了,趙國就沒有了外援。這三種策略,不可不深思熟慮。
  
  “如果秦國攻下軹道,那么南陽就危險了;如果秦國劫取韓國,包圍周朝,那么趙國就要親自拿起武器來戰斗;如果秦國占據衛國獲取卷城,那么齊國必會向秦國朝貢稱臣。如果秦國的欲望已在山東之地取得滿足,就一定會發兵攻打趙國。秦國的甲兵渡過黃河,越過漳水,占據番吾,那么秦趙兩國之兵就一定會在邯鄲城下決戰。這是我替國君你擔心的。
  
  “在當今這個時候,山東之地所建的國家沒有一個比趙國強大。趙國占地方圓兩千余里,甲兵數十萬,戰車千輛,戰馬萬匹,糧食可供維持好幾年。西邊有常山,南邊有黃河、漳水,東邊有清河,北邊有燕國。燕國本來就是弱國,不值得害怕。在天下各國中秦國最擔心的莫過于趙國,然而秦國卻不敢發兵攻打趙國,這是為什么呢?害怕韓國、魏國乘機謀取它的后方。這樣韓國、魏國就是趙國在南邊的屏障。秦國攻打韓國、魏國,沒有什么名山大川阻擋,可以漸漸蠶食它們,直到逼近它們的國都為止,韓國和魏國不能抵擋秦國,就必會向秦國稱臣。秦國如果沒有了韓國、魏國的后顧之憂,那么禍患就必會降臨到趙國頭上。這是我為國君你所擔心的。
  
  “我聽說堯沒有什么部屬,舜沒有咫尺之地,他們卻都擁有天下;禹沒有百人的聚居地,而在諸侯中稱王;商湯、周武王的戰士不過三千人,戰車不過三百輛,士卒不過三萬人,卻最終成為天子。這實在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其中的道。所以賢明的君主對外能預料敵人的強弱,對內能知道自己的士卒是否賢能,不等兩軍相對而勝敗存亡的玄機早已在心中形成,難道能被眾人之言所掩蔽而去糊里糊涂地下決斷嗎?
  
  “我私下里用天下的地圖來衡量局勢,諸侯各國的土地多于秦國五倍,料想諸侯各國的士卒會多于秦國十倍。六個國家結成一體,合力向西而攻擊秦國,秦國必然失敗。
  
  可現在卻向西服事秦國,向秦國稱臣。打敗別人與被別人打敗,稱別人為臣與向人稱臣,這兩者之間的差距豈可同日而語?
  
  “那些主張連橫的人,都想把諸侯國的土地割讓給秦國。如果秦國成就了霸業,就會高筑臺榭,裝飾宮室,聽竽瑟音樂,前面有樓臺、宮闕、高大的車馬,后面有苗條姣好的美女,國家遭受了秦國的禍患也不替它們分憂。那些主張連橫的人日夜以秦國的權勢恐嚇各諸侯國,希望各國割地給秦國,所以望大王對此一定要深思熟慮。
  
  “我聽說賢明的君主善于排除疑難,摒去讒言,使流言蜚語無法傳播,堵塞臣下結黨營私的門路,所以那些尊重明主、為明主謀劃擴地強兵之道的謀臣才能在明主面前剖露忠心。我私下里來替大王謀劃,不如讓韓、魏、齊、楚、燕、趙六國結盟,共同對付秦國。
  
  讓天下的將領在洹水聚會,交換人質,殺白馬而結盟,立盟約說:‘假如秦國攻打楚國,齊國、魏國都要派精銳之師來助戰,韓國負責斷絕秦國的糧道,趙國軍隊渡過黃河、漳水,燕國守住常山的北面。假如秦國攻打韓國、魏國,那么楚國就斷秦國的后路,齊國派出精銳之師前去幫助,趙國的部隊渡過黃河、漳水,燕國守住云中。假如秦國攻打齊國,那么楚國就斷絕秦國的后路,韓國守住城皋,魏國堵住秦國的道路,趙國渡過黃河、漳水及博關,燕國派出精銳之師前去幫助。假如秦國攻打燕國,那么趙國就守住常山,楚國駐軍武關,齊國軍隊渡過渤海,韓國、魏國都派出精銳之師前去幫助。假如秦國攻打趙國,那么韓國就駐軍宜陽,楚國駐軍武關,魏國駐軍河外,齊國軍隊渡過清河,燕國派出精銳之師前去幫助。諸侯國中若有哪一國不守盟約,就出動五個國家的軍隊前往討伐。’六個國家合縱結盟,共同對付秦國,那么秦國的軍隊就一定不敢出函谷關來侵害山東的各國了。這樣就可以成就霸王的業績了。”
  
  趙王說:“我年紀輕,繼位的時間短,不曾聽說過關于國家社稷的長遠計劃。現在你有志于保全天下,安定諸侯,我將恭敬地讓整個國家聽從你。”于是準備了一百輛裝飾豪華的車子,千鎰黃金,一百雙白璧,一千束綿繡,讓蘇秦去邀約各諸侯國。
  
  當時周朝天子賜給秦惠王祭祀文王、武王的祭肉,秦惠王派犀首攻打魏國,擒住了魏國的將領龍賈,奪取了魏國的雕陰,并且準備向東出兵。蘇秦害怕秦國加兵于趙國,便激怒張儀,使他投奔秦國。
  
  于是蘇秦又勸說韓宣(惠)王說:
  
  “韓國北面有堅固的鞏、城皋,西邊有要塞宜陽、商阪,東邊有宛、穰、洧水,南邊有陘山,占地方圓九百余里,軍隊幾十萬,天下各國的強弓勁弩都出自韓國。?子、少府時力、距來等勁弩,都可以射出六百步之外。韓國的士卒蹬足而射,可以連續不斷的發射上百次,遠的能射破他的胸膛,近的能穿透他的心窩。韓國士兵用的劍和戟都出產于冥山、棠溪、墨陽、合賻、鄧師、宛馮、龍淵、太阿,它們都在陸地上能斬斷牛馬,在水中能截殺鵠雁,與敵作戰時,能擊穿堅固的盔甲和鐵制的戰衣,另外,皮制的護臂和盾牌,樣樣都有。憑著韓國士卒的勇敢,披掛上堅固的鎧甲,腳蹬勁弩,身帶利劍,一個人可以抵擋一百人,這是不言而喻的。韓國有這么強的實力,大王你又很賢明,卻去向西服事秦國,拱手稱臣,使國家蒙受羞辱,被天下人所笑,沒有比這更大的事了。所以希望大王你好好地加以考慮。
  
  “大王你服事秦國,秦國一定會索取宜陽、成皋。現在把這兩地給了它,明年它又會來要求割地。這時候給它吧,已無可給之土地;不給吧,前面的就白給了,而且還會帶來禍患。況且大王你的土地有限而秦國的貪求無限,以有限之地去迎合無限的貪求,這就是所謂的買來怨仇,結下禍患,未經戰爭而國土已被削奪了。我聽俗諺說:‘寧為雞口,無為牛后。’現在向西拱手向秦稱臣,與做牛后有什么區別呢?以大王你的賢明,又擁有強大的韓國軍隊,卻博得了‘牛后’之名,我私下里都替大王感到害羞。”
  
  于是韓王勃然變色,揮動手臂,圓睜雙目,手按著劍,仰天嘆息說:“我雖然不肖,但一定不會去服事秦國。現在你以趙王的教導來啟示我,我恭敬地讓我的國家聽從你。”
  
  蘇秦又去向魏襄王游說:
  
  “大王你治下的土地,南邊有鴻溝、陳、汝南、許、郾、昆陽、召陵、舞陽、新都、新荅,東邊有淮、穎、煮棗、無胥,西邊有長城的邊界,北邊有河外、卷、衍、酸棗,土地方圓千里。
  
  地名雖然小,但田舍房屋極多,以致連放牧的地方都沒有。國中人口之眾,車馬之多,日夜運行不斷,轟轟隆隆,好像三軍之眾在行動。我私下里估量大王你的國家不在楚國之下,然而那些主張連橫的人卻想引誘大王你與強大的如狼似虎的秦國相交,來侵略天下,等到魏國終于遭受秦國的禍患時,他們又不來過問了。依靠強大的秦國的勢力來對內脅迫自己的國君,沒有比這更大的罪過了。魏國,是天下的強國;大王你也是天下的賢明之王。現在卻有意向西去服事秦國,稱自己為秦國在東方的藩國,為它構筑帝宮,接受秦國的禮儀制度,春秋二季向秦國貢奉祭祀,我私下里替大王感到可恥。
  
  “我聽說越王勾踐用三千疲憊的士卒去打仗,卻在干遂擒住了吳王夫差;周武王用三千士兵,三百輛革車,卻在牧野制住了紂王。難道他們憑借的是士卒眾多嗎,實在是因為他們能奮發自己的威勢。現在我私下里聽說大王你的軍隊,有武士二十萬,蒼頭軍二十萬,沖鋒陷陣的精銳二十萬,勤雜兵十萬,戰車六百輛,戰馬五千匹。這些已遠遠超過了越王勾踐和周武王,現在卻反而要聽從群臣的勸說去向秦國稱臣。服事秦國就必然要割讓自己的土地以示誠意,這樣,仗還未打國家就已削弱了。凡是群臣中說要服事秦國的,都是奸人,而不是忠臣。作為人臣,割讓自己君主的土地以求得向外交好,偷偷獲得一時之功而不考慮它的后果,讓公家受損而私己獲利,外面依仗強大的秦國的勢力而對內脅迫自己的君主,以求得割地給秦國,希望大王你好好地考慮一下。
  
  “《周書》說:‘當草木細小時不斬斷它,等到它蔓延不斷時怎么辦?當樹木毫厘大小時不砍掉它,等它長大了就得用大刀闊斧。’開始時考慮不周到,以后就會有大的禍患,到那時候又怎么辦呢?大王你如果確實能聽從我說的話,讓六國合縱結盟,專心合力一意,那么就一定不會有強秦的禍患。所以敝國的趙王派我來獻上愚笨的計策,奉上明確的盟約,一切都聽從大王你的詔令。”
  
  魏王說:“我這個人不肖,不曾聽到過明白的教示。現在你用趙王的詔令前來昭示,我恭敬地讓我的國家聽從你。”
  
  于是蘇秦又向東去向齊宣王游說:
  
  “齊國南邊有泰山,東邊有瑯邪山,西邊有清河,北邊有渤海,這就是所謂的四面皆有要塞之國。齊國的土地方圓二千余里,軍隊數十萬,堆積的糧食像山丘一樣。三軍精良,其力量好像五國的軍隊,進攻時快如弓矢,作戰時威如雷霆,撤退時散如風雨。即使有軍事行動,亦未曾遠離泰山,越過清河,渡過渤海。臨淄一地有七萬戶人家,我私下里估算,每戶不少于三個男子,三七就有二十一萬男子,不用從偏遠的縣中征發,臨淄一地的士卒就有二十一萬了。臨淄很富且殷實,當地的百姓都吹竽鼓瑟,彈琴擊筑,斗雞走狗,下棋踢球。在臨淄的路上,車輪相碰,人的肩膀互相挨擦,衣襟連在一起,可成帷帳,舉起衣袖,可成布幕,眾人揮抹汗珠,像下雨一樣,家家殷實,人人富足,志氣高昂。以大王你的賢明和齊國的強大,天下沒有一個國家可與相比,現在卻要向西去服事秦國,我私下里替大王你感到羞恥。
  
  “韓國、魏國之所以十分害怕秦國,是因為它們與秦國接壤。一旦出兵攻伐,不用十天,勝敗存亡的趨勢就定了。假如韓國、魏國戰勝了秦國,它們自己也會損兵一半,這樣就無法再守住自己的國家;假如韓、魏兩國打敗了,那么亡國的結果就會緊隨而來。這就是為什么韓國、魏國把與秦國打仗看得很重,而把向秦稱臣看得很輕的原因。現在秦國攻打齊國則不是這樣。秦國要背靠韓國和魏國,通過魏國的陽晉之道,穿過亢父的險要,戰車不能并駕,戰馬不能并行,一百個人守住險要,一千個人都不能通過。秦國要深入齊國之地,就要像狼一樣回顧,害怕韓國、魏國謀襲它的后邊。所以秦國一定會恐懼疑惑,虛張聲勢,雖驕橫夸矜,但不敢冒進,那么秦國不能危害齊國就是很明顯的了。
  
  “不細細地去預料秦國對齊國無可奈何,而想向西去服事秦國,這是群臣之計的過失之處。現在沒有了向秦國稱臣的名而有了強大的齊國這一事實,因此我希望大王你對此要稍加留意謀劃。”
  
  齊王說:“我這個人不聰敏,齊國地處偏遠,面臨大海,是個交通不便的東方國家,不曾聽到過有關的點滴教誨,現在你以趙王的詔令相昭示,我恭敬地讓我的國家聽從你。”
  
  蘇秦于是往西南去向楚威王游說:“楚國,是天下的強國;大王你,是天下的賢明之王。楚國西邊有黔中、巫郡,東邊有夏州、海陽,南邊有洞庭、蒼梧,北邊有陘塞、郇陽,土地方圓五千里,軍隊百萬,戰車千輛,戰馬萬匹,積存的糧食可吃十年。這是成為霸王的資本。憑借楚國的強大與大王你的賢明,天下沒有一個國家能比得上。現在卻想向西服事秦國,那么諸侯國中沒有一個國家敢不向西在章臺下朝拜秦王了。
  
  “沒有比楚國更讓秦國擔憂的了,楚國強大而秦國削弱,秦國強大則楚國削弱,兩國無法同時并存。所以我替大王你考慮,不如與別的國家合縱結盟以孤立秦國。大王你如果不與別的國家合縱結盟,秦國一定會派出兩支部隊,一支出武關,一支下黔中,這樣,楚國的鄢、郢就震動了。
  
  “我聽說要在事情還沒有亂時就開始治理,要在事情還沒有時就開始做。等禍患已經來了再去憂愁,那就來不及了。所以希望大王早作謀劃。
  
  “大王你如果確實能聽我的話,我請讓山東的國家四時均向你奉獻物品,以接受大王的英明詔令,把社稷國家都委托給你,同時訓練士兵,聽侯大王的調譴。如果大王你確實能用我的愚笨的計策,那么韓、魏、齊、燕、趙國的美妙音樂和美女必然會充實你的后宮,燕、代地方出產的駱駝良馬一定會充實你的馬廄。所以合縱成功則楚國稱王,連橫成功則秦國稱帝。現在放棄了可稱霸王的功業,而去受那服事人的名聲,我私下里替大王認為不可取。
  
  “秦國,是一個像虎狼一樣兇狠的國家,它有吞并天下的野心。秦國,也是天下各國的仇敵。主張連橫的人都想割諸侯各國的土地去服事秦國,這是一些奉養仇敵的人。
  
  作為人臣,割讓他的君主的土地而對外交結強大的像虎狼一樣兇狠的秦國,從而侵害天下,等到自己的國家最終遭受秦國的禍患,他卻又不管不顧了。對外依仗強大的秦國的威勢來對內脅迫自己的君主,以求得割地給秦國,沒有比這更大逆不忠的了。所以合縱結盟則諸侯國割讓土地以服事楚國,連橫則楚國割地以服事秦國,這兩種方略相距甚遠,大王你準備采納哪一種呢?所以敝國的趙王派我獻出愚笨之計,奉上明確的盟約,聽從大王的詔令。”
  
  楚王說:“我的國家西面與秦國接壤,秦國有侵占巴蜀、吞并漢中的野心。秦國,是像虎狼一樣兇狠的國家,不可與它結盟。而韓國、魏國迫于秦國的威脅,也不可與它們深加謀劃,與它們深加謀劃就怕有反逆之人到了秦國,謀劃之事還未發動而國家已面臨危機了。我自己預料楚國與秦國相抗,沒有勝算;在內與群臣相謀,并不靠得住。我睡不安,吃不香,心旌搖晃,無所著落。現在你想合天下為一,收攏諸侯,保存危亡的國家,我謹以整個國家聽從你。”
  
  于是六國合縱結盟并同心合力。蘇秦擔任了合縱盟約的盟長,同時成為六國的宰相。
  
  蘇秦北上回報趙王,經過洛陽,隨行有大量的車騎輜重,諸侯各國派使者送行的很多,人們懷疑是王者出行。周顯王聽說后很害怕,命人清掃道路,并派人到郊外犒勞。
  
  蘇秦的兄弟、妻子、嫂子都斜著眼不敢仰視,俯伏在地上侍候他飲食。蘇秦笑著對他的嫂嫂說:“為何以前那么倨傲而現在這么恭敬?”他的嫂嫂匍匐在地,把臉貼在地上,謝罪說:“因為看到小叔你現在地位高、財富多。”蘇秦喟嘆道:“同樣是一個人,富貴了親戚就害怕他,貧賤了親戚就輕視他,何況是一般的人呢?況且假如當初我在洛陽城邊有二頃田,我怎么能像現在這樣佩掛六國的相印呢?”于是拿出千金分賞給他的親戚和朋友。
  
  起初,蘇秦到燕國時,向人借了一百錢作路費,等到他富貴了,便以一百金償還他。
  
  蘇秦報答了所有曾經對他有恩的人。跟從他的人中有一個人卻獨獨未獲報答,于是就前去跟蘇秦說,蘇秦回答道:“我沒有忘記你。你與我一起到燕國,在易水邊你多次要離開我。當時我正困窘,所以深深地怨恨你,把你放在最后,不過你現在可以得賞賜了。”
  
  蘇秦讓六國合縱結盟后,回到趙國,趙肅侯封他為武安君,于是把合縱的盟約書投送給秦國。秦國有十五年不敢窺視函谷關外的國家。
  
  后來秦國派犀首欺騙齊國和魏國,與它們一起攻打趙國,想借此毀壞合縱盟約。齊國和魏國攻打趙國,趙王便責備蘇秦。蘇秦很害怕,請求出使燕國,一定要報復齊國。
  
  蘇秦離開趙國以后,合縱的盟約就瓦解了。
  
  秦惠王把他的女兒嫁給燕國的太子。這一年,燕文侯死,太子即位,這就是燕易王。
  
  燕易王初即位時,齊宣王趁燕文侯死攻打燕國,占領了十座城池。燕易王對蘇秦說:“過去你到燕國,先王資助你見趙王,才使六國合縱結盟。現在齊國先攻打趙國,再攻燕國,因為你的緣故而使我們被天下人譏笑,你能為燕國收回被侵占的土地嗎?”蘇秦十分慚愧,說:“請讓我替大王你去奪回來。”
  
  蘇秦見到齊王,拜了兩拜,低下頭向齊王表示慶賀,抬起頭又向齊王表示哀悼。齊王說:“慶賀之后為什么這么快就表示哀悼呢?”蘇秦說:“我聽說饑餓的人所以不吃烏喙這種東西,是因為知道它雖可暫時充腹但實際上與餓死一樣可怕。現在燕國雖然弱小,但燕王是秦王的小女婿。大王你以占領它十座城池為利,卻與強大的秦國長期結下了仇怨。現在讓弱小的燕國為領頭雁沖鋒陷陣而強大的秦國躲在它的后面,以此招集天下的精兵,這與饑餓的人吃烏喙是一樣的。”齊王變了臉色,憂愁地說:“這怎么辦呢?”蘇秦說:“我聽說古代善于處理事情的人,能把禍轉為福,把失敗轉為成功。大王你如果確實能聽從我的計策的話,就把這十座城池歸還燕國。燕國無緣無故地得回了十座城池,必然很高興;秦王知道了因為自己的緣故而使齊國把十座城池歸還燕國,也一定會很高興。這就是所謂的放棄仇恨而得到像磐石一般牢固的友誼。這樣,燕國、秦國都服事齊國,那么大王你號令天下,沒有人敢不聽。這就是大王你以虛假的言辭依附秦國,憑著十座城池取得天下,這是霸王的功業。”齊王說:“很對。”于是把十座城池歸還了燕國。
  
  有人詆毀蘇秦說:“這是個左右搖擺、賣國、反復無常的人,他將會作亂。”蘇秦害怕獲罪,回到了燕國,而燕王不再給他封官。蘇秦見到燕王,說:“我是東周的賤人,并沒有絲毫功勞,大王你卻親自在廟堂上禮拜我。現在我為大王退了齊國軍隊而且得到了十座城池,應該對我更加親近。現在我回來了而大王你不給我封官,一定有人在你面前中傷我,說我不講信義。我不講信義,是大王你的福氣。我聽說忠和信,是為了自己;積極進取,是為了別人。況且我勸說齊王,也不曾欺騙他。我在東周拋棄了老母親,本來就是要放棄為自己而求進取。假如現在有人像曾參一樣孝,像伯夷一樣廉潔,象尾生一樣守信實,有這樣的三個人一起來服事大王,你覺得怎么樣?”燕王說:“這樣就心滿意足了。”蘇秦說:“像曾參一樣孝,按理是不會離開他的親人在外面住一個晚上的,大王你又怎么能讓他步行千里前來服事弱小的燕國中處于危難的大王呢?像伯夷一樣廉詰,堅持不做孤竹君的繼承人,不肯做周武王的臣子,不愿接受封侯而餓死在首陽山下。這樣廉潔的人,大王你又怎么能讓他步行千里而到齊國去為別人爭取利益呢?像尾生一樣守信,與一女子相約在橋下相會,該女子沒有來,洪水淹到了他,他也不離開,結果抱著橋柱而死。這樣守信的人,大王你又怎么能讓他步行千里去退齊國的強兵呢?我可以說是因為忠誠和守信才得罪在上位的人的。”燕王說:“你不忠誠,也不守信,難道有因為忠誠守信而得罪人的嗎?”蘇秦說:“不對。我聽說有人遠出做官而他的妻子與人私通,這個做官的人將要回家,與他妻子私通的人很擔憂,他的妻子說:‘不用擔心,我已經準備好了毒藥酒在等待他。’過了三天,他果然回家了,他的妻子讓他的妾把毒藥酒捧給他。他的妾想說酒里面有毒藥,但怕這樣一來女主人就會趕她走;想要不說,又怕毒死了男主人。于是她假裝跌倒,把酒灑在了地上。男主人大怒,打了她五十鞭。所以這位妾一跌倒灑了酒,既保全了男主人,又保全了女主人,卻不能避免被鞭打,這怎么能說忠成守信沒有罪呢?我的過失,不幸與此相似!”燕王說:“你仍然做你原來的官。”并更加厚待他。
  
  燕易王的母親,是燕文侯的夫人,她與蘇秦私通。燕王知道了這件事,卻更加厚待蘇秦。蘇秦害怕被殺,就對燕王說:“我住在燕國不能加重燕國的地位,住在齊國則一定能使燕國的地位加重。”燕王說:“一切按你想做的去做。”于是蘇秦假裝得罪了燕國而跑到齊國,齊宣王任他為客卿。
  
  齊宣王死,齊盡王即位,蘇秦勸說盡王厚葬宣王以表明自己孝順,高筑宮室、擴大苑囿以表明自己志得意滿,他想借此破敗齊國而有利于燕國。燕易王死,燕噲繼立為王。
  
  此后齊國有很多大夫與蘇秦爭寵,并派人刺殺蘇秦,沒有刺死,蘇秦帶著致命傷逃脫。
  
  齊王派人捉刺客,沒有捉到。蘇秦將死時,對齊王說:“我就要死了,把我車裂以后示眾,說‘蘇秦為了燕國在齊國作亂’,這樣刺殺我的人一定能抓到。”于是按蘇秦的話去做,而刺殺蘇秦的人果然自動站了出來,齊王就把他殺了。燕國人聽到此事后說:“齊國這樣為蘇秦報仇,太過份了!”
相關文章推薦:
  • 蘇秦簡介,蘇秦是怎么死的?
  • 蘇秦的故事
  • 《三字經》典故:頭懸梁 錐刺股
  • 蘇秦張儀是怎么死的?
  • 蘇秦之死
  • 蘇秦“合縱”的故事
  • 張儀簡介,蘇秦和張儀,歷史上的張儀,張儀怎么死的?
  • 蘇秦簡介,蘇秦的故事,蘇秦錐刺股的故事
  • 蘇秦合縱聯六國
  • 蘇秦刺股苦讀的故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