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中國歷史故事網ybk888.cn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歷史人物 >

宋瞡簡介

發布時間:2019-11-10 17:23:03 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 點擊:
  宋瞡(公元663年———737年),邢州南和(今河北邢臺地區)人。自幼好學,進土及第。歷任鳳閣舍人、左御史臺中丞、吏部侍郎、兼諫議大夫、吏部尚書、兼右庶子、刑部尚書、黃門監、尚書右丞相等。唐朝中期政治家和謀略家,執政期間盡力革除前弊、選拔人才,寬賦役,省刑罰,促進了社會經濟的發展,為“開元之治”作出過突出貢獻。
  
  宋瞡為人正直,以直言敢諫深受武則天敬重。武則天執政末期,佞臣張易之及其弟張昌宗專朝政,“縱姿益橫,傾朝附之”。張易之誣告御史大夫魏元忠有“不順之言”,要鳳閣舍人張說為其作證。張說在被迫在朝廷作證之前惶懼不安。宋瞡對他說:“名義至重,神道難欺。必不可黨邪陷正(一定不要與邪惡之人結黨而陷害好人),以求茍免。若犯顏流貶(得罪武則天而遭流放),芬芳多矣(對你的名譽大有好處)。或至不測,吾必叩閣救子,將與子同死。努力,萬代瞻仰,在此舉也。”張說感其言,在武則天面前力保魏元忠。張昌宗請占相之士觀點吉兇時有謀反之言,被人告發。宋瞡在朝廷奏請治張易之、張昌宗罪。武則天說:“易之等已自奏聞,不可加罪。”宋瞡說:“易之等事露自陳,情在難恕。且謀反大逆,無容首免。請就御史臺勘當,以明國法。易之等久蒙驅使,分外承恩(特別受武則天的思寵)。臣知言出禍從,然義激于心,雖死不恨。”武則天不悅。
  
  內史楊再思怕宋瞡得罪武則天,便宣敕令讓宋瞡下朝。宋瞡說:“天顏咫尺,親奉德音,不煩宰臣擅宣王命。”武則天怒意稍解,命將張易之兄弟拘押于御史臺,隨后又特敕釋放,并讓張易之兄弟到宋瞡府上致謝。宋瞡拒而不見,說:“公事當公言之,若私見,則法無私也。”中宗復位后嘉宋瞡正直。令其兼諫議大夫。當時,武則天之侄武三思持寵執權。他懼怕宋瞡仗義執言,因此私下拜托宋瞡予以關照。宋瞡正色道:“當今復子(中宗)明辟,王(武三思受封梁王)宜以侯就第,何得尚干朝政?”不久,京兆(今陜西西安)人韋月將告發武三思與韋后私通,將成為朝廷之禍患。武三思先得到告發他的消息,遂令有司搶先上奏韋月將“大逆不道”。中宗特令殺掉韋月將。宋攝得知后,請中宗詳審此中原委,然后依法處置。中宗了解真象后,怕“家丑外揚”,雖免除韋月將死刑,仍將其流放于嶺南。
  
  武則天及中宗、睿宗時代,外戚及諸公主干預朝政的情況很嚴重。武則天之女太平公主有乃母遺風,在景云元年(公元710年)參與李隆基(玄宗)發動的宮廷政變,殺韋后和安樂公主,擁立睿宗。她自己設置官屬,把持朝政,宰相多出其門下;后又陰謀除掉皇太子李隆基。當時作為吏部尚書的宋瞡認為:“東宮(太子宮,指李隆基)有大功于天下,真宗廟社稷之主,安得有異議!因此他和當時的宰相姚崇奏請睿宗,讓太平公主離開長安去東都洛陽。但由于李隆基怕得罪太平公主而奏請睿宗貶宋瞡為楚州刺史。玄宗即位后又調任宋瞡為吏部尚書,選拔人才,“取會公允”,飽受士庶稱頌。他還革除了依仗權貴升職晉爵的惡習。當時的地方官吏常常借回京都向朝廷奏事的機會,多方賄賂拜托,以求改轉好的職位。宋瞡奏請玄宗同意,凡到朝廷奏的官員,奏畢即還原位,不得在京都延留。宋瞡對地方官吏的艱難也很體諒。開元五年(公元717年)秋,宋瞡隨從玄宗前往燕都洛陽,到至永寧之崤谷(今河南洛寧境內),因馳道狹窄,車騎擁擠不能過。
  
  玄宗大怒,下令免除河南尹李朝隱和知頓使王怡的官職。宋瞡上奏說:“陛下因馳道狹窄隘而致罪二臣待罪于朝,然后詔復其職,則進退得其度矣。”玄宗深善此議。
  
  宋瞡大部分時間在朝中作官,有一段時間被貶到地方任州官。他每到一地,都盡力省賦役,減刑罰,體恤民情,發展生產。宋瞡在貝州當刺史時正趕上當地鬧水災,百姓饑餓。他盡力救濟災民。而武三思的封邑在貝州。他則派人催征稅賦。宋瞡很生氣,堅決“拒而不予”。宋瞡“在官清嚴”,常深入民間。他當廣州都督時,廣州地區仍以竹茅搭屋,因此屢有火災,他教給當地人燒磚瓦,改建房屋,從此再沒有發生大火燒掉大片房屋的災情。當地人都很感激他,立碑以記其政績。宋瞡還特別崇尚節儉,反對侈靡。開元七年,開府儀同三司王皎病卒,其子、駙馬王守一請玄宗準許為王皎建造同竇皇后之父同樣高(五丈一尺)大墳。瞡見“奢靡相高”的情況,認為官吏死后“金穴玉衣”、“高墳大寢”,費財民,且互相攀比,實不可取。他主張制定制度,制止厚葬高墳的惡習。玄宗采納了他的建議。開元八年京兆人權梁山謀反,事敗后被誅。朝廷調南尹王怡到長安,負責搜捕、處置權梁山余黨。王怡到職后到處抓人,株連甚眾,囚禁之地人滿為患,而此案久不決,已影響到社會安定和經濟發展。玄宗遂詔命宋瞡,到任后經過調查,僅對其中幾個曾與權梁山一起策劃謀反的人予以治罪,其余受蒙蔽的、脅從的,一律予以釋放。
  
  玄宗贊賞這樣處理十分恰當,因此對宋瞡更加信任。他要求宋瞡“極言得失”,然后將宋瞡“所進之言,書上座右,出人省觀,以誡終身”。
相關文章推薦: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薦